筆趣閣 > 神都猛虎 > 第八百四十章 不可思議

第八百四十章 不可思議

 推薦閱讀:

  此時,朱八戒一把摟住岳風的肩膀,然后對著圣宗弟子說道:“好了好了,你們都退下吧。我要和兄弟敘敘舊,你們就不用在旁邊陪著了。”
  “好的!”穆清月點了點頭,便帶著弟子們離開。
  轉身離開的瞬間,穆清月忍不住看了岳風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贊賞。
  這個徒弟,連這位姓朱的貴客,都是他的兄弟,真是時時刻刻都能給人驚喜。
  “兄弟,怎么回事兒?”看著穆清月眾人離開,朱八戒迫不及待的沖著岳風詢問道:“我聽說,你不是參加天啟皇室的招親大會,然后和天啟皇室打了起來嗎,最后你受傷逃走了,怎么又做了圣宗的弟子?”
  唉!
  岳風輕嘆一聲,苦笑著開口道:“一言難盡啊。”
  接下來幾分鐘,岳風就把這段時間的經過,詳細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啊。
  聽完這些,朱八戒恍然點頭,隨即問道:“那你接下來怎么打算?”
  說著,朱八戒拍了拍胸口,一臉認真:“岳風兄弟,既然那廣平王抓了你的家人和朋友,必須要救出來,只要你一句話,你朱大哥我,必定跟你上刀山,下火海,絕不皺一下眉頭。”
  呼!
  感受到朱八戒的真誠,岳風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暖流,很是感動。
  雖然這朱八戒很好色,平常笑嘻嘻的沒個正型,但在正事兒上絕不含糊,自己能結識這樣的兄弟,真是一輩子的榮幸啊。
  心想著,岳風笑道:“朱大哥,救人是肯定要救,不過,我先要好好修養,徹底把內力恢復過來,我們再去救人。”
  朱八戒雖然厲害,但加上自己,也不過兩個人,廣平王身邊高手如云,正面對抗,根本沒有贏的可能啊。
  正說著,就見幾個琉金壇的女弟子,從不遠處經過,其中一個穿著杏黃色長裙,身材窈窕,面容秀麗,正是琉金壇的大師姐張娜。
  “唰!”
  霎時間,朱八戒的目光,一下子就鎖定了張娜,禁不住嘖嘖贊嘆:“這圣宗,還真是人杰地靈啊,女弟子美的跟花兒一樣。”
  哈哈...
  聽到這話,岳風頓時就樂了,又是可笑,又是無奈。
  這朱八戒真是太逗了,見了美女,眼都直了,這好色的本性,只怕是一輩子都改不了了。
  這一刻,張娜和幾個琉金壇弟子,也停下了腳步,一個個表情尷尬。
  朱八戒是圣宗宗主的朋友,是圣宗的貴賓,這件事兒在整個圣宗都傳開了,張娜幾個當然知道。但是岳風怎么會和朱八戒在一起?
  岳風認識朱八戒,這件事情,星木壇的弟子都知道了。但是硫金壇的弟子還不知道。
  此時張娜幾個人,都緊盯著岳風,一個個透著好奇。
  “奇怪,這小子怎么和貴客在一起?”
  “誰知道呢,估計是穆壇主讓他來招待這個貴客吧。”
  “瞧這小子那得意的樣子,肯定是趁這個機會,想巴結這位貴客.....”
  “這還用說?這小子別的本事沒有,拍馬屁可有一套了,要不然,穆壇主也不會那么看重他。”
  一邊在遠處觀察,張娜幾個人,一邊小聲的議論著。
  之前和岳風打賭輸了,整個琉金壇的人,見了他都要喊爹,所以張娜幾個人的聲音很小。
  在他們看來,岳風和朱八戒在一起,是在拍馬屁巴結。而且岳風不過武圣境界,自己的議論,他不可能聽到。
  他們不知道,岳風隱藏了實力,這些議論,岳風聽得清清楚楚。
  朱八戒渡劫境實力,自然也聽到了。
  “嗎的!”
  朱八戒皺了皺眉,很是不爽:“人長得這么水靈,說話卻這么刻薄,岳風兄弟,我幫你教訓教訓她們!”
  說著,朱八戒就要走過去。
  就算這幾個女弟子長得漂亮,可背地里說自己兄弟的壞話,不能忍。
  “朱大哥!”岳風趕緊攔了下來,微笑道:“這點小事,不用你幫忙,我自己就行了。”
  話音落下,岳風沖著張娜幾個招了招手:“你們幾個過來。”聲音不大,卻透著不容置疑的氣場。
  張娜和幾個女弟子互相對視一眼,隨即走了過來。
  到了跟前,張娜秀眉輕蹙:“有事兒嗎?”
  說真的,張娜懶得理會岳風,但貴客在一旁看著,也不敢放肆。
  “張娜!”
  岳風嘴角勾起,笑容中透著幾分的戲虐:“之前的事兒,你們琉金壇是不是忘了?見了我招呼也不打,很沒規矩啊。”
  話音落下,岳風一臉笑容,一副大爺的姿態。
  呀?
  朱八戒愣了下,看著岳風滿臉詫異。
  這岳風兄弟,不是一個普通弟子嗎?怎么和同門女弟子說話,跟掌門長老似的?
  唰!
  與此同時,張娜和幾個女弟子的臉色,也都變了,又羞又怒。
  之前在海上,雙方打賭,結果琉金壇輸了,以后琉金壇所有弟子,見了岳風都要恭恭敬敬喊一聲爹,這件事兒,張娜和整個琉金壇的人,都視為奇恥大辱,怎么可能會忘?
  此時岳風這么說,意思很明顯了,就是要讓自己下跪喊爹。
  “快點啊,我還要陪貴客散步呢。”岳風笑著催促,只見張娜臉緊咬著嘴唇,嬌軀都在發顫。
  張娜緊緊咬著嘴唇,沉默了許久,還是雙膝一彎,跪了下去,低聲道:“爹!”聲音很小很小,不仔細聽,根本聽不到。
  說真的,給岳風下跪,張娜心里一萬個不情愿,畢竟旁邊貴客看著呢,太丟人了!
  可琉金壇打賭輸了是事實,江湖中人要言而有信,翻臉不認賬的話,以后還怎么在圣宗待下去?
  噗通噗通...
  與其同時,旁邊的其他幾個女弟子,也紛紛向著岳風跪了下去,齊聲聲的喊了一句:“爹!”喊出來的時候,一個個都低著頭,羞澀不已。
  嗯!
  岳風滿意的點了點頭,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的天!”
  看到這一幕,朱八戒滿臉震驚,幾乎跳了起來,無比驚訝的看著岳風:“兄弟,你怎么做到的?她們怎么.....喊你爹?”
  說出最后一句的時候,朱八戒無比震撼,幾乎是語無倫次,要知道,圣宗可是北瀛大陸傳承上萬年的宗門,有著深厚的底蘊,所以,不管是圣主,還是下面的弟子,一個個都是心高氣傲。
  然而,岳風只是一個新弟子,卻能讓這些女弟子下跪叫爹,而且態度還那么恭敬,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