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帝尊逆神 > 第480章 發出挑戰

第480章 發出挑戰

 推薦閱讀:

  他的心頭既涌出一陣感動,同時也有濃濃的疑惑。
  蘇悠然為何要幫他?如果僅僅只是因為上次的一面之緣,那么這個理由未免過于牽強了。
  不過眼下‘護臟丹’的藥效正在不斷的修復易淵的傷勢,他壓下了心中的念頭,集中心神配合著丹藥恢復傷勢。
  半個時辰過后,易淵的傷勢已經恢復的七七八八,余下的只需要休養幾天傷勢就能徹底恢復。
  易淵心頭暗暗感嘆著蘇悠然的出手闊綽,這顆‘護臟丹’藥效強大,比之‘天靈丹’還要超出一籌,其品級只怕已經達到了中品元丹的地步,而蘇悠然卻隨隨便便就給了易淵。
  “這個家伙,還真是…”易淵偷偷的打量著蘇悠然。
  這時,蘇悠然卻開口道,“傷勢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嗯,多謝蘇兄的饋贈,易淵欠蘇兄一個人情!”易淵站起來,認真的道。
  蘇悠然笑笑,不置可否。
  只見他將手握在了腰間的佩劍劍柄上,“知道我為何會來到這里嗎?”
  “不是路過嗎?”易淵故意道。
  蘇悠然看了他一眼,他那握著劍柄的手突然一拉,他腰間的佩劍立刻被拔了出來。
  佩劍出鞘的那一刻,眾人只感覺一陣青光閃耀,目光迅速被青光給淹沒。
  易淵的目光也被這陣青光所淹沒,不過當他運轉《血輪眼》后,他的視線漸漸恢復過來。
  他仔細端詳著蘇悠然手中的那柄劍,這柄劍長約三尺,劍身古樸,有一道道青色的云紋遍布在劍刃上。
  此時,這柄劍正在不斷的震動,發出一道道清越的劍吟。
  易淵的目光從劍刃處看到劍柄處,只見在劍柄下方一寸位置,哪里篆刻著三個鎏金的小字——朔淵劍!
  “朔淵劍!”易淵不由自主的念了出來。
  突然,他覺察到了萬層袖中的鳴淵劍也在不斷的震動。
  他的目光驀的盯住了蘇悠然。
  蘇悠然看著他,笑道,“鳴淵劍在你身上吧!”
  易淵心頭一驚,鳴淵劍可以說是他的一個秘密了。雖然他在很早就已經放棄了繼續使用這柄品級高,威力強橫的寶劍。可是,他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竟然也知道鳴淵劍的存在。
  他心頭隱隱感覺到不安。
  他沒有回答蘇悠然的話,而是滿臉警惕的看著他。
  蘇悠然既然知道鳴淵劍,那么一定知道鳴淵劍的具體品級。上品靈元器,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擁有莫大的吸引力。
  雖然蘇悠然剛才才救下他們,但是易淵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心無大錯。
  蘇悠然見易淵一副如臨大敵的表情,不禁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放心吧,鳴淵劍是你的,我不會和你搶!”蘇悠然道。
  易淵卻并不太相信他,依舊警惕著他,只要他一有動作,易淵就會下殺手。
  見易淵如此警惕的樣子,接下來的談話肯定是無法進行了。
  蘇悠然無奈的將‘朔淵劍’歸鞘,青光驀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想你已經發現了,鳴淵劍和朔淵劍是有關系的。兩柄劍只要一靠近,就會產生感應。剛才我就是通過朔淵劍的感應找到你的。”蘇悠然道。
  他的話,令夢青蘿和溫雅很疑惑。秦郎兩人卻皺著眉,若有所思的看著易淵。
  朔淵劍是子歸書院的鎮院靈器,這在天瀾城并不是秘密。
  而且,不僅是子歸書院,其余三大書院也同樣有一柄鎮院靈器。
  子歸書院的是‘朔淵劍’,明德書院的是‘潛淵劍’,知乎書院的是‘絕淵劍’,北辰書院的則是‘鳴淵劍’。
  這四柄劍,都是屬于上品靈元器,而且他們相互之間都有聯系,在一定距離內會產生感應。
  據說這四柄劍都是‘圣儒帝’年輕時的佩劍。至于這個傳聞是真是假,暫時還還無人可知。
  關于這些,天瀾城的人都很清楚。
  秦郎和秦風原是秦家弟子,對于這些自然也是清楚的。
  從蘇悠然的話中可以得知,易淵手中擁有鳴淵劍。
  這讓秦郎兩人都是嫉妒起易淵的運氣來。
  鳴淵劍本來是北辰書院的鎮淵靈器,不過,據說在一百年前,北辰書院一位隱者為了誅殺一頭魔頭。
  特地將鳴淵劍帶在身上,追殺魔頭十天十夜,最后來到雷州和魔頭進行了一場生死大戰。
  這一場戰斗,沒有人知道結果。
  從那以后,北辰書院的哪位隱者和那個魔頭再也沒有出現過。
  而鳴淵劍也從此消失不見。
  漸漸的,關于哪位隱者和魔頭同歸于盡的說法在天瀾城流傳開來。
  鳴淵劍乃是北辰書院的鎮院靈器,該劍不僅威力強橫,同時也有鎮壓氣運的說法。
  所以,北辰書院的人立刻派人前去雷州打聽消息。
  不過,很遺憾,即使他們在雷州掘地三尺,也沒有發現任何消息,而鳴淵劍也從此消失人間。
  蘇悠然向易淵解釋了這一切。
  易淵也終于明白了鳴淵劍的由來。
  “這么說來,我在青狐山那塊山壁上得到的《坐望心法》和《浩然劍決》應該就是哪位隱者坐化時留下的。而鳴淵劍,應該就是我易家先祖在無意間找到的。一開始,鳴淵劍被封存了力量,在機緣巧合之下,封印被我給解開了。”易淵心中暗想道。
  不過,他的心里還是有些疑惑蘇悠然的話。如果說他不是為了鳴淵劍而來,那么他又是為何而來?
  蘇悠然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笑道,“我只不過是過來確認一下鳴淵劍再誰的手上。若是這柄劍在其他人手中,說不定我會殺了他,將劍取回來,在你身上的話。那就不必了。”
  “為何?”易淵道。
  “鳴淵劍乃是我們圣儒帝一脈的圣物,若是被一介庸才得到,那么只會辱沒了它。而你,并不是庸才!”蘇悠然道,“既然已經知道了鳴淵劍在誰手上。那么我就該走了,易淵,盡快變強吧!希望下次我們能夠一戰!”
  說著他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留戀。
  一會兒,他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外。
  “放心吧,會有那么一天的。”易淵心道。
  蘇悠然和易淵的一番對話,秦郎和秦風都聽在耳中。
  這兩個家伙,這次出世,本就是為了揚名于天下。
  可是,在剛才,蘇悠然自始至終竟然沒有多看他們一眼。這讓他們兩個生出了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秦郎還好一點,他的自控力比較強。而秦風這脾氣火爆的年輕人卻是受不了了。
  他現在非常嫉妒易淵,明明易淵的境界那么低。他卻感覺所有人都非常重視易淵,他崇拜的家主是如此,如今蘇悠然也是如此。甚至,他還從玉娘眼中看出了她對易淵的重視。。
  “憑什么,他有何資格!”秦風在心中怒吼道。
  “易淵,我秦風,正式向你發出挑戰。如果你還是男人的話,就不要拒絕!”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