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興漢使命 > 第932章 龍戰于野

第932章 龍戰于野

 推薦閱讀:

  劉正四人大戰多時,特別是負責防守的張遼體力不濟。
  呂布的方天畫戟大開大合,氣力消耗更是平時的數倍。
  趙云倒是擅長持久戰,只是在攻擊力上略有欠缺。
  劉正無奈,只得縮小戰場的廝殺范圍,張遼退入核心休養體力,呂布作為箭頭,趙云護住左肋,呈三才陣且戰且走。
  商隊東南行走的第三天,終于撞上了拓跋沙漠汗的五萬鐵騎。
  劉正以雄鷹突擊隊所有成員共同布下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陣,準備迎戰堅昆鐵騎。
  拓跋沙漠汗邀晉軍主將敘話,劉正讓文鴛負責應對。
  “文督將,獨孤衍兄弟乃是堅昆國的叛逆,晉國乃是正義之邦,因何助紂為虐?”拓跋沙漠汗大聲質問道。
  “堅昆王閣下此言差矣!”文鴛答道:“想當初獨孤部追隨閣下征戰草原,不料卻落得個族破家亡的凄慘結局。閣下既已吞并其族,為何還要趕盡殺絕?不如就此收手,免卻兩軍將士的流血犧牲,閣下以為如何?”
  “獨孤衍兄弟行刺本王未遂,理應受到懲罰!”拓跋沙漠汗說:“還請文督將行個方便,堅昆國愿以黃金萬兩為酬。”
  “恐怕要教閣下失望了。”文鴛回絕道:“興漢商隊漠北之行,獨孤衍兄弟于晉軍有功。對待有功之人,晉軍上下不敢放棄,還請閣下見諒!”
  拓跋沙漠汗表示,對獨孤衍兄弟志在必得。哪怕是殺得天昏地暗也在所不惜。
  文鴛自然是不肯墜了晉軍的威風,雄鷹突擊隊嚴陣以待。
  劉正望著無邊無際的堅昆鐵騎呼嘯而來,總算是見識到了人多的厲害。
  好在雄鷹突擊隊的人一直在養精蓄銳,才堪堪擋住了堅昆鐵騎的瘋狂攻勢。
  “莊主,咱們這樣以身犯險,卻是為李部做嫁衣裳,值得嗎?”郭嘉問道。
  “草原是草原之人的草原,也是華夏的草原。”劉正答道:“晉軍執掌漠北,似乎力有不逮。不如成全李部恢復堅昆國的榮耀,替華夏的西北樹起堅盾。”
  “萬一那李鋼故意拖延時間,咱們可就得不償失了。”郭嘉說道。
  李部獻出古陣圖,讓劉正順利的完成了任務,算是投之以桃。
  劉正以身為餌誘使堅昆主力沿東南而下,遠離堅昆王城,替李部創造復國的契機,就是報之以李。
  再說拿雄鷹突擊隊作誘餌,劉正的打算是趁機消滅拓跋沙漠汗的主力,給李部鞏固漠北爭取時間。
  時隔多年,劉正再一次體驗到了戰爭的殘酷。為了華夏的安全,必須要在周邊扶植一些與鄰為善的勢力。
  李部族人的出身,成了晉國最理想的戰略合作伙伴。
  劉正為了增強李部的力量,不惜以身作餌誘惑拓跋沙漠汗南下。
  雄鷹突擊隊堅若磐石,又有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的守護。即便是面對數萬堅昆鐵騎的沖擊,也毫不動搖。
  六丁六甲一起出動,守住了十二都天神煞大陣的門戶。
  堅昆鐵騎的滾滾洪流,變成了撞擊礁石的小浪花。
  劉正以獨孤衍兄弟的刀陣作為機動力量,時不時的查漏補缺。
  戰至黃昏,雙方都到了精疲力盡的地步。
  拓跋沙漠汗似乎沒有鳴金收兵的意思,預備隊頂上,準備挑燈夜戰。
  夜戰對于防守方來說其實是不利的。有詩為證:
  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
  平明尋白羽,沒在石棱中。
  夜間戰斗,防守方只能選擇盲射的消耗式戰法。考驗雄鷹突擊隊的時刻到了。
  好在文鴛早就布置好了,利用交叉燈火照亮整個戰場。全方位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不僅如此,文鴛還裝備了可以在火光照射下實現隱形功能的戰斗服。
  這其實是利用光線的折射原理欺騙敵方的視覺。
  夜戰具有視野模糊的特點,特殊裝備的存在,其實可以在短時間內欺騙敵人。從而爭取優先出手的機會。
  岳貞帶著特殊小隊在戰場邊緣潛伏,等待著文鴛的命令。
  拓跋松帶著一百金刀衛作為尖刀切入雄鷹突擊隊的防御圈。
  文鴛立即舞動令旗,岳貞看到旗號,立即行動。
  拓跋松只是覺得一片移動的火光來襲,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就聽見了此起彼伏的慘叫聲。
  甚至有一名金刀衛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嚇瘋了。
  “統領快跑,讓大家逃命去吧!這個地方真的有鬼呀!”瘋狂亂躥的金刀衛語無倫次的叫喊著。
  拓跋松快步上前,手起刀落斬殺了那名金刀衛,喝令眾人繼續搶攻。
  岳貞帶領的小隊占了大便宜,殺得格外的歡實。
  劉正看著戰場之上一面倒的屠殺,心中升起了復雜的情緒。
  “奉孝,這就是雄鷹突擊隊的夜戰利器吉利服嗎?”劉正問道。
  “不錯,這就是天津城兵工技術研究部最新研制的夜戰裝。”郭嘉回答說:“晉軍的強大,迫使咱們的對手不斷的放棄正面硬剛。夜戰成了戰爭的主要戰術手段。晉軍為了應對夜襲,就只能在戰斗裝備上下功夫了。”
  吉利服的存在,其實就是為了實現夜戰中的以攻對攻。
  岳貞小隊身穿吉利服,借助火光的掩護,可以成功的欺騙拓跋松的眼睛。
  只不過拓跋松作為金刀衛的統領,不僅擁有強悍的武力,還具有一定的戰斗本能。
  岳貞天衣無縫的偷襲手段,卻在拓跋松的戰斗本能面前遭遇了失敗。
  拓跋松數次險之又險的避開了岳貞的神秘攻擊,著實嚇出了一身冷汗。
  岳貞試出了吉利服的弱點,已經完成了檢驗裝備性能的任務。于是就決定撤離戰場,不再與拓跋松糾纏。
  拓跋松憑借著戰斗本能對陣,也摸不清岳貞的虛實。麻桿打狼兩頭怕,只得虎頭蛇尾的結束了夜間戰斗。
  午夜時分,零星的戰斗宣告結束,雙方恢復了對峙的態勢。
  岳貞回到營地之后,立即向郭嘉匯報吉利服的戰斗參數。
  “郭大人,吉利服確實可以在夜戰的過程之中,獲得三秒左右的近身戰術欺騙。”岳貞說道:“然而在擁有戰斗本能的高手面前,就有些相形見絀了。”
  “岳員排長,以你之見,吉利服是否具有列裝前線部隊的價值?”郭嘉問道。
  “有!”岳貞答道。
  戰斗本能是武將的天賦技能,擁有者都是萬里挑一的好手。
  即便是雄鷹突擊隊,擁有戰斗本能的隊員也不足一成。
  跟隨拓跋松夜襲的金刀衛中,擁有戰斗本能的人,一只手都數得過來。這就凸顯了吉利服的實戰價值。
  隱蔽接敵,視覺欺騙!吉利服成功的替雄鷹突擊隊的隊員,爭取到了先發制人的出手機會。
  天亮之后,拓跋沙漠汗準備再次攻擊雄鷹突擊隊的陣地。
  晉國援軍趕到,徐蓋,呂猛,王林,霍峻各率兩萬大軍從四個方向殺入了拓跋沙漠汗的營寨。
  雄鷹突擊隊完成補充之后,立即在文鴛的帶領下,直撲拓跋沙漠汗的王旗。
  堅昆鐵騎陷入了晉軍的包圍圈之中,左沖右突而不得出。
  拓跋沙漠汗無奈,只待下令各部自行突圍。
  郭嘉舞動令旗傳達將令:各部集中力量,專門絞殺索頭部。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