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的師父很多 > 番外一

番外一

 推薦閱讀:

  少林寺。
  “這一門太微培元功,你而今不過到了三成火候。”
  “每日修行三個時辰,定然不曾好好做到。”
  仍舊一身青衫的贏無夜負手而立,漠然看著眼前不過才到他膝蓋高度的小丫頭,小姑娘不過只有四五歲的模樣,穿著藍色的勁裝,衣擺卻系著打造成春鈴花的小銀鈴,每每一動,就會晃動,發出叮鈴叮鈴的輕響聲音。
  黑發系成雙垂髫,腰后藏著一把短匕。
  腰間垂著一葉軒老門主的信物。
  被贏無夜一下點出了修行時的懶散,小姑娘有些不好意思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一雙手把玩著衣擺,然后偷偷看著冷淡的文士,一被發現立馬就收回視線來,手指攪動衣擺,銀鈴叮鈴叮鈴響著。
  最后發現糊弄不過去,便跑到文士旁邊,伸手拉著文士的衣擺晃來晃去,撒嬌道:
  “贏爺爺最疼玥兒了,才不舍得那樣對不對……”
  贏無夜眼底淡漠,不為所動,冷淡道:
  “你那爹娘既不舍得管你,本座來管。”
  “你既不愿意學,本座來教。”
  “往日修行,差了多少,今日就在此地補回來。”
  聲音微頓,加重語氣,道:
  “修行不至第四重關,便勿要走了。”
  小姑娘呆住,含著兩大包眼淚看著贏無夜。
  文士一甩袖子,冷漠轉身,坐在了竹椅上,隨意翻閱,看了兩頁,似又想起了什么,漠然道:“這幾日在少林寺,打坐練氣,每日三個時辰,薛家藏劍術的基礎,一個時辰,出劍六千次。”
  “啊?”
  贏無夜淡淡道:
  “你那爹當年可不止這些功課。”
  “去修行。”
  “還是說,要本座再給你加點功課?”
  文士的眼底滿是寒意和威脅。
  ………………
  古道人自道門與而今十九歲的新一任太上論道歸來,回來少林寺中,卻未曾發現小姑娘,看向倒掛在樹上的鴻落羽,道:
  “玥兒哪里去了?”
  鴻落羽一下翻身坐起,頭發上頂著幾片落葉,想了想,道:
  “……應當是去找姓贏的了。”
  “無夜?”
  “嗯,現在應當是在修行?畢竟是姓贏的,那家伙心眼小的很,既花費了好多功夫,將兩座天下,三座江湖中所有有關太陰少陰的武學匯總,費去五年時間才編撰出了那一門太微培元經。”
  “小丫頭那般懶散,他自然不會喜歡。”
  “當年安風可被他整的半死不活,哪里有練功練成那樣子,我看小丫頭也跑不掉。”
  古道人嘆息一聲,別過鴻落羽,踏空前往少林寺主峰。
  尚未過去,便聽到了文士冷淡的聲音不緊不慢響起:“這一劍,重點是在于控制力量,必要使得全身氣力合一,方才能算是完整的一劍。”
  “若要以天山劍法門破去的話,便要用出最簡單的開山式。”
  “以不變應萬變,以使不破而解……”
  古道人下意識收斂自身氣機,心中只道是在教導孩子修行劍法拆招,爭覺得是否過于早了些,便已看到了在主峰頂上,贏無夜負手而立,青衫玉冠,側臉淡漠冰冷,右手持劍,劍鋒所指,盡數是天下第一流的劍法。
  劍氣劍意,縱橫交錯。
  左臂環抱,手臂上坐著穿藍衣銀鈴的小丫頭。
  一層全天下至強的內氣將小姑娘包裹住。
  不要說被劍氣所傷,便是風霜和灰塵都難以落下來。
  復又數劍演練之后,卻未曾聽到聲音,贏無夜挑眉,不悅轉頭,卻看到小姑娘已經不知何時睡著了,額頭輕輕抵著他的肩膀,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睡得極沉。
  文士手中劍徐徐散去,沉默了下,聲音平淡,自言自語道:
  “……既是累了,稍許休息,也未嘗不可。”
  伸手輕輕將小丫頭鬢角的發整理了下,然后捏了捏小丫頭的臉頰,看到四歲的孩子在夢中皺著眉,微微晃動著頭,發出低低的鼻音,左手伸出去抓住了他的手指,贏無夜嘴角微微勾了下,旋即察覺氣機不對,動作微微一僵。
  緩緩轉過頭去,看到了笑吟吟的古道人。
  許久的沉默之后,贏無夜臉上笑容緩緩消失,然后面無表情,與古道人擦肩而過,平淡道:“……今日修行,暫且延后。”
  ………………
  鴻落羽遠遠看著,嘆息一聲,道:“果然是這樣。”
  “姓贏的是不是太寵她了?”
  一時間無人回答,鴻落羽便又咕噥了一聲,故作憂心忡忡道:
  “不過我有些擔心小玥長大,若有人屬意于她,打算求親,那得是誰才能過姓贏的那一關?”
  “恐怕一開口,便是一劍殺劍無我了。”
  聲音未曾落下,空氣突然有些凝固。
  吳長青撫須的動作微微停滯,抬起頭來,笑容溫和,道:
  “落羽,你說什么?”
  鴻落羽自覺有些失言,卻也不愿立即認錯,咳嗽兩聲,干笑道:
  “我自然是無心之言,不過老藥罐,小玥兒總歸要長大,不可能再常常來少林寺,會遇到哪家的混小子,會被拐走,有朝一日會成親……”
  鴻落羽有些說不下去,臉頰抽動了下,一股無名業火在肚子里莫名其妙燒起來。
  他突然覺得那個混小子出現的時候,自己會很有興趣在他腦門上敲幾下。
  鴻落羽深深吸了口氣,將那股子火氣壓下,他可是記得此刻還在和吳長青爭辯,哪里能這樣改變觀點?當下看向青石上閉幕的僧人,故作輕松道:
  “大和尚你說兩句,你既是出家人,應該不至于如老藥罐一樣。”
  青石之上,誦經聲斷絕,僧人睜開眼,想了想,頷首道:
  “既不打算出家,那么有朝一日成親,便是必然。”
  “貧僧于此,并不愿多加干涉。”
  鴻落羽臉上露出得勝的神采來。
  圓慈的聲音頓了頓,復又平和道:
  “可是作為長輩,自然需要加以考驗。”
  “只消能與貧僧角力一炷香不退后,貧僧便可應允。”
  PS:番外只有差不多七八章的樣子,字數也不會太多……
  偏日常,以及人物結局。
  排布——婚禮/談語柔的江湖游歷/有些遺憾的故事補完(拓跋百里,微明宗,千山思)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