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從強哥開始的萬界稱雄路 > 第八百八十六章 布計

第八百八十六章 布計

 推薦閱讀:

  第886章
  慕容白今日到此,只是想親眼見一見罪念晶元的模樣。
  他有心經鎮壓各種外邪,赮畢缽羅亦有菩提長幾鎮壓己身,所以他們兩人根本不必擔憂會被密洞內的罪念晶元所趁。
  慕容白仔細研究了罪念晶元的各種特性,再想想此罪念晶元乃是罪皇絕日狂圖以數之不盡的亡者闇念凝聚所得,心下對于如何處置這些個晶元,便大略已有了打算。
  銷毀算是個最最下乘的法子。
  暫不說無論慕容白又或者赮畢缽羅全都沒有銷毀罪念晶元的辦法,就算是有,一旦將這罪念晶元引爆,必定要由此生出一個充滿陰氣鬼氛的絕域。
  慕容白不想自找麻煩,所以略想了想后,還是決定如原本劇情里所寫的那樣,想法子弄出個封印來,把這些個罪念晶元一個個的全給封存起來。
  反正因著與亨王做了盟友,他的手上可是一點兒都不缺硫金,再加上芙女煉器的本事,弄幾個能封印罪念晶元的小玩意出來,實在是分分鐘的事。
  心下既已有了成算,慕容白便沒有了再在此處逗留下去的打算。
  他與赮畢缽羅兩人從密洞里離開,找到了等在外頭的卻塵思。
  而后在卻塵思重新將此地的封禁打開以后,慕容白與赮畢缽羅兩人聯手,又在外圍布下了一重陣法封印,算是讓此地的安全性上再有了更多的保障。
  畢竟九輪天先鋒四人里,可還有個黯翼飛宵并未于人前顯露過蹤跡。
  此人不可能不關注六王之事,也不可能對沉淪的死不聞不問。
  一旦有朝一日,黯翼飛宵為了成功完成九輪天的任務而選擇孤注一擲,來強闖此地封禁,將那些個罪念晶元全都釋放出去,到時候等待整個苦境的,便將是一場全新的浩劫。
  因著沉淪的死,卻塵思的興致一直都不怎么高。
  但他到底還記著早前與慕容白之間的約定,所以在與慕容白等二人告別以后,便徑直回返了三足天。
  雖說氐首赨夢與赯子虛澹早已被慕容白設計提前剪除,但以鬼方赤命的本領卻足以完成以一敵多的壯舉,為免千玉屑等人在對上鬼方赤命時力有未逮,所以慕容白便準備請卻塵思等三足出手相助。
  至于燹王那邊,燹王早已答應,往后的他只會以己身立場去幫閻王一次,那么,要想擋住燹王這邊的助力,也僅僅只需要一位實力不俗的高手便行。
  對此,能夠擔起此份責任的高手人選實在不要太多,是以在慕容白眼里看來,殺除閻王的契機,或許終于已經到來。
  心中既已有此明悟,慕容白與赮畢缽羅二人便再沒有往旁的什么地方去的打算,而是直接上了翠環山,想要聽一聽清香白蓮素還真對此的意見。
  待聽過慕容白與赮畢缽羅這幾日以來的行程后,素還真也覺著選在此時對閻王動手,或許真就是一個最為恰當的時機。
  他凝視著五蓮臺中隨風蕩漾的綠荷紅蓮靜思半晌,最終下定決心,準備立時開始著手布計,于近日徹底解決了閻王這個大麻煩。
  “想要閻王入瞉還需得做不少的準備工作。”
  素還真沉聲對慕容白與赮畢缽羅兩人說道,“二位可先回去準備,待發動之時,劣者會第一時間給你們傳信過去……”
  因著閻王中了玉菩提算計,使得體內深藏了一縷菩提佛氣的緣故。
  慕容白與赮畢缽羅,將會是剪除閻王一戰中最大的主力人選。
  當然了,因著素還真的準備終究還需要耗費一定時間的緣故,所以慕容白與赮畢缽羅二人自也沒有在這翠環山過多逗留的道理。
  慕容白回了篁翠東風準備好好歇息一段時日,而赮畢缽羅則重新找到了意方覺,繼續聽起了這只蒲團精所講述的俠菩提的故事。
  所有人都在有條不紊的做著自己的事情,即便包括閻王在內。
  在將天羅子吞食以后,閻王的實力確實活得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提升。
  但上回在尤溪山一戰的失利,卻讓閻王對自己如今的修為又一次生出了不滿。
  他從沒有像現在這樣渴望著能將森獄五大晶靈之力全都齊聚己身,渴望著自己能夠步入森獄故老傳說里那般天下無敵的絕顛境界。
  所以,閻王的眼光自然而然的便盯在了五大晶靈之上。
  原本,借著唐絕的幫助,他已將繼承了金晶靈一族王位的紫鷨成功擒住,可因著當時的閻王還想以紫鷨為餌誘騙玄同太子過去,以想法子奪回被玄同太子執在手中的魔羅天章,是以便讓紫鷨擁有了被人救走的機會。
  據閻王所收到的消息,紫鷨眼下與土精靈之王一起,全部都住在素還真的翠環山上,如果閻王還想要將其拿住,機會不可謂不渺茫難尋。
  既然連紫鷨她們都沒什么好法子可想,作為翠環山的主人,身懷紫火之元的素還真,當然也沒法兒輕松被閻王拿下。
  畢竟以史為鑒,可明得失。
  縱觀苦境千百年來的歷史,但凡對素還真生出殺念的反派,又哪個最終得了好下場的?
  閻王雖然自負,但在沒有做出一個詳細謀劃,將素還真徹底逼入十死無生之局以前,他是絕不可能將眼光放在這位清香白蓮身上的。
  既然暫時沒法兒去打翠環山的主意,閻王的心思,就只能放在木、水兩種晶靈之力的身上。
  木晶靈之力早就被慕容白從木之?體內奪得,而慕容白所在的篁翠東風內,有包括芙女、燕歌行等人在內的許多當世絕頂的高手,也并非是閻王能夠隨便下手的對象。
  再想想漂鳥少年似乎早在數月以前就徹底在苦境消失了行蹤,閻王恍然驚覺,即便自己對五大晶靈之力再怎樣渴望,然則于短時間內,自己竟是找不到半點可以出手爭奪的機會。
  “要么,再往天堂森林一行?”。
  閻王已準備要將眼光放在香染衣的身上,雖說香染衣也如漂鳥少年一般不知所蹤,似乎打定了隱居的主意。
  但森獄天堂森林卻畢竟是金晶靈一族、尤其是香染衣生活了許多年的地方,閻王覺著,香染衣不可能真就會永遠也不回去。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